Axelle

晨间 (队🐻小甜饼 Simon Kjaer x Kasper Schmeichel )








这是第三次了。Kasper Schmeichel 在伴侣悄悄起身后睁开眼睛。起先他是不知道的,但2天前差不多的时候他因为需要如厕醒来时,他的Alpha ,Simon Kjaer 已经不在身边。他没作他想,解决事情后又躺回床上继续睡觉。




之后他是被Simon 不经意的动作吵醒的。Simon没发现他醒了,直接出了卧室。可是他太困了,疑问还没出口又睡着了。




而这次是他有意识醒的,他惦记着Simon每天早上的小动作,前一晚便特意早睡,在对方出去之后准备“跟踪一波”。




其实都在自己家里没什么跟踪不跟踪的。Kasper 腹诽。




但实际上他连卧室的门都没跨出去,因为他注意到了婴儿房的监控。显示器上不仅有他们刚八个月大的儿子,还有他的Alpha 。于是紧张变成好奇,他想知道自己孩子的爸爸到底要做什么,天杀的现在才凌晨四点半…




Kasper等了快十分钟,才看到儿子在自己的小床上扭了几下,翻了个身,醒了,糯糯地叫papa。而一直蹲在栏杆外面看自己儿子的Simon ,温柔地跟儿子打了声招呼,给他一个爸爸的抱抱和一个大大的吻。




等Simon再回到床上,又给他掖好被角吻过他额头之后Kasper才结束装睡。




“你一大早去西莓卧室干嘛呢?”




“你看到监控了?”Simon 又吻他嘴角,“那个小笨蛋不是才会叫Papa,我就想确保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Papa”




“…Simmy 你好傻哦”

纸条(队🐻小甜饼 Simon Kjaer x Kasper Schmeichel )

这是那次从西班牙无功而返后的第一次见面。期间关系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紧张,照样每晚电话说晚安,不忙的时候甚至可以视频一起吃饭。他一直想找机会认真地跟Simon 道歉,但是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而Simon好像也无意再提此事,这个道歉就这么一直拖到了再次见面的时候。

Kasper 其实还是没有想清楚该怎么道歉好。他回想了过去种种,自己跟Simon任性的情况是绝大多数,无论是谁的错都是Simon先松口的。他低着头用叉子捯饬碗里的食物,甚至不敢抬头看对面的人了。


“Daddy 你那份不吃的话给我好了~”儿子已经垂涎自己碗里的老一会儿了,这会儿手都伸过来了。


然后被Simon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去。


“你别乱想啦,好好吃饭”收拾完儿子之后又来收拾他,“啧,反正你那只有莱斯特城的脑瓜也想不明白其他事情”


“…”


“我好了,你慢慢吃”Simon 起身收拾自己和儿子的餐具,“仔细点吃,要全部吃完(ㅍ_ㅍ)”


“…”


‘我又不是Kaly’Kasper 腹诽归腹诽,还是一声不吭老老实实地吃东西。


然后叉子扒拉出来一个奇怪的东西——裹在保鲜膜里面的小纸条。


此刻除了紧张没有别的感觉辽。他想用叉子把纸条捞出来,手抖了几次没有成功,索性直接下手。在拆保鲜膜的时候,他甚至还搞清楚自己想不想看纸条上的内容。


他打开纸条——


“我原谅你,如果这是你最近一直担心的问题的话;还有,我永远爱你和Kaly


今晚你刷碗


S.K”





“Simmy ~~~~~~~~~~~~~~”他喊


“干嘛”


“那今晚我能跟你睡一起了嘛~~~~”


“…去洗碗”

鞋带(队🐻小甜饼)








他只顾生气,准备出场的时候甚至都没跟那个人说一句话。余光里那个人正弯腰跟小朋友说着什么,末了还揉了揉小孩子的头发。都没跟自己这么耐心说过话来着,他这么想,转头撇了下嘴。于是他也拉住自己球童的手,准备出场。


还没到场地就感觉背后那人在拉他肩膀。他故意用力甩开对方的手,一下子走得快要超过Agger,被队长瞪了一眼才安分跟在后面。然后又是胳膊被拉拽的感觉。


“你干嘛?”


“鞋带开了”


“什么?”没听清。


“…没事”


“有病”这会儿听清了。


“…”


在等Agger和客队队长选边的时候,旁边的那个人突然挪到他面前,欲言又止一秒钟,就屈膝半跪下去。接着就感觉到一双手触碰到鞋面上。


“你干嘛!”


“…都说了你鞋带散了”


原来是想说这事儿…他觉得自己脸火辣辣的,“我自己会系鞋带的啦!谁要你给我…你快起来啊!”




“不要紧的…马上就好”


他感觉到鞋带被绑得松紧度正好。


“…你起来叭”


“好啦~”西蒙站起来,拍一下他肩膀,“生气也得系鞋带啊。”


“…要你多嘴!”

Foreign Languages(Simon Kjaer/Kasper Schmeichel

教Simon说英语几乎成了Kasper的习惯。最初是因为某次国际比赛的发布会,那是Kasper第一次参加国家队的发布会,同样也是Simon成为队长之后参加的第一场赛前发布。有一个英国的记者用不十分标准的英语问了Simon一个问题,不知道当时他是走神还是什么缘故,他磕绊地重复了几遍记者说到的一个词,好像没搞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从小在英国长大的Kasper下意识地就把对应的母语单词说给他听了:forklaring. Simon眨了眨眼,回答了记者的问题。

之后但凡两人一起参加的发布会Kasper都会留意记者对Simon的提问,遇到他卡壳的时候就小声儿地告诉他记者是什么意思。Simon总是微微颔首之后开始自己的回答。

不仅如此,个别比赛的时候他还得去给因为语言不通即将跟裁判发生冲突的后卫解围。

后来两个人约会的时候这种机会更多,尤其是Simon过来英国看他的时候。不过那时候Kasper胆子肥了,遇到Simon听不懂的时候得让人叫他哥,求他才慢悠悠给解释,之后还得蹬鼻子上脸索要一个吻或者偷摸一把腰才能行。

Kasper摔了掌机手柄:Tosh !qaq

Simon:To…To what?

Kasper:  嘿我教了你那么些俚语了你居然不晓得这个? T-O-S-H, Tosh,辣鸡,懂吧?我说这游戏辣鸡!

当然提问者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好歹也是面对无数国际采访的球员了来着。其实Kasper教他的他都知道;第一次那是因为他走神了没留意记者在讲啥,不晓得怎么就给“英格兰门将”留下了自己英语不太行的印象,以至于每每在记者会上他回答停顿时都要被好意提醒。但是他不觉得生气,甚至有点享受,每当门将悄咪咪把头偏向自己时他都觉得特别开心。以至于后来确认关系,他也乐得Kasper端架子。而Simon就一招鲜吃遍天,会装不会给他一个吻,或者享受地被他捏一把腰。

Simon:哦,所以我该还你一个吻啦,tosh~


折中之途——无疾而终

那是他最后一次尝试挽回。明明已经分手两年,可就是不甘心。


其实只是跟同在他国的朋友叙旧,结束伦敦的比赛后就直奔Christian家里喝酒。酒过三巡后彼此嘴都少了把门儿,他调侃了句老友,那么多年还放不下那个白眼狼啊?谁知平日性格温和的朋友居然也不留情面揭了自己伤疤:听说某人也是要去西班牙了呢,不过他不是白眼狼。


Chris咱们都不提了行叭?他无奈道。可是Chris已经眼疾手快地拍了一张他的照片低头在手机上捯饬。


你干嘛呢?还喝不喝酒啦?


发送完毕~嘿嘿~明显喝上头了的朋友嘚瑟地把手机举给他看。这一看他眼前一黑…这个损友把偷拍自己的照片发给了那个人。他刚想抢过手机看看能不能挽救一下撤回消息啥的,但这时候那边的人已经发来一条回复。不是他想看的,手机屏幕就在他眼前闭眼都来不及。[他还好么?]那个人问。


他觉得没意思极了。分手也没分得干净,彼此的联系方式都记在心里,真想问好干嘛不自己来问,有必要拐弯抹角么。于是他直接用朋友的手机回复[你干嘛不亲自问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在当天晚上才收到那个人的消息,只是简单地打招呼,可怎么看怎么别扭。这种你来我往的三两句聊天断断续续地持续大半个月,他觉得大概他们可以既往不咎当朋友了。


然后又聊了半个月…他的心蠢蠢欲动。于是忍不住开始小心翼翼试探,一来二去没有答复倒也没碰壁。再半个月,他搞到了年底手球世锦赛决赛的票。他一直想去现场看来着,可总是和联赛赛程冲突,但这次他不想放弃观赛,甚至想和那个人一起去看比赛。在一起的时候属于两个人的时间少的可怜,除了国家队赛事基本没其他时间见面,分隔两地让他身心俱疲,因此仓促说了分手。他想说不定能弥补些彼此,说不定还能挽回。这种想要再见一面的冲动太强烈,于是他发消息问那个人,要不要一起看场比赛?


[我不喜欢手球]


[可是难得今年国家队进了决赛,错过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下次了]


[…抱歉,我那段时间已经有安排了]


[知道么,你错过的不是一场国家队的决赛,而是一个和我一起看比赛的机会]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彻底地没有然后了。他一个人去看的比赛,国家队输了。


除了他偶尔想起那几条短信,懊悔得想杀掉自己…如果不说那些话,现在是不是还能做朋友?


又过了一年多,丹麦手球队又杀进世锦赛决赛。可是这回他在英国踢联赛。


打开推特首页被手球队夺冠的消息刷爆,他很开心地编辑了一条祝贺帖子,还没发出去呢,收到Chris 的一条私信。他查看了消息,是一张截图,那个人私号的页面,最新一条动态是手球队决赛的现场。


切回正在编辑的庆祝贴,写完祝贺语,发送。


可是他一点也快乐不起来。

折中之途——如果这路断了


“我喜欢他,现在还喜欢”

 “但是不会那么不懂事了”

 “喜欢也不是爱,对吧”

 “他是我的心事”   

 “他现在好吗?”

 

求求了有没有人知道这张图出处吖感激不尽!!!

Birthday Message

生贺小甜饼(Simonkjaer/Kasper Schmeichel)

Happy birthday to our cutest Danish Bear~


-----------------------------------------


hexie链接 https://shimo.im/docs/PZMj3nToM8kXZo4x

折中之途小段子存放处



一个“瘸子”和恐飞的公路旅游日常


Cala Macarelleta




11.30 am




"Kasper,赶快起床。"




"几点了?好黑,我能不能再睡二十分钟?"


连眼睛都没睁开的某人哼哼唧唧。




"哦当然可以啦我的小懒熊,"Simon 翻了个白眼,反正Kasper 看不见。他收拾好沙滩布,磕绊着走到床边,把睡得迷迷糊糊的Kasper 从被窝里捞出来,"醒一醒,再晚些沙滩上就没地方啦,我们还没吃早餐呢。"顺手撸了把埋在枕头里的脑袋。




"唔,"Kasper 下意识朝旁边滚了一圈儿逃离魔爪,"可是我昨天开一天车!"




Simon 无法抱怨拒绝搭飞机的爱人,只有自责自己腿伤开不了车。他能看得到Kasper 深深的眼袋,权衡下擅自替正睡觉的人pass了期待已久的日光浴。




反正只要跟Kasper 在一起,干什么都可以。




于是翻身上床,帮Kasper 掖被子好把脸露出来,接着小心地从他身下拽出些被子遮住自己的腿,然后躺下侧身抱住他:“那就睡觉。”




5:20pm




"KJÆR!麻烦你解释一下,为什么现在已经下午五点了而我们还是在床上而不是在海边???"终于睡饱的某熊,根本不记得上午是谁在赖床。




"我太累了,睡过头。"先几分钟醒的人决定不戳穿他。




"说好了你负责当闹钟的嘛!怎么回事你!"Kasper 装模作样地捶了一下躺在自己身边的人。




"对不起啦,不如我们现在起床,还能赶得上日落。晚上用烛光晚餐赔你的日光浴,可以?"Simon 一手支着头,一手伸过去戳对方的胳膊。




"…那我们多呆一两天?"




"想呆多久都没问题。"




"那一辈子?"




"那一辈子。"




"快别开玩笑啦,赶紧起床去看日落!"Kjaer发誓Kasper 脸红了。



Breakfast 



“最好还是不要吃。”Simon 的目光在Kasper 的脸和他手里的奶糖之间逡巡。


“可你昨天下午答应了的,每餐一颗糖,绅士不可以出尔反尔,Simon ~”Kasper 一脸得逞,甚至还把手指间攥着的糖晃晃,耀武扬威道。


“你怎么不说说是怎么骗到这个约定的呢,Kasper ?”今天队长也是十分心累。


“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这篇里不讲。”Kasper 在他悲戚的目光中,剥掉糖衣,把糖放进嘴巴里。


“!!!可我没答应你空腹吃糖?!你知道空腹时糖可以直接不经过消化就被吸收不经过任何代谢进入血液!上帝Kasper 就算你不想减重也不能给自己搞成高血糖啊!”Simon 惊恐地看着Kasper 还在嚼着糖的嘴巴,对他居然在早餐之前吃掉一颗糖表示难以置信。


“只是一颗糖而已,它不会让我高血糖的,Simon, ”Kasper 被他的过度反应吓一跳,吃到一半的糖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就这一次而已,你别瞎担心。”


“我只是想你健康而已。”


“那我以后会记得先吃饭后吃糖,行不行?”


Simon 不做声,目光里仍是不赞同。


“…可是你答应过的!”垂死挣扎。


“那我每餐半颗糖,不能再少了!”


“还要按照营养师配的食谱吃饭。”


“你趁火打劫!”Kasper 幽怨地瞪着Simon ,某人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答应这个不平等条约。


“我来给你做饭,如何?”追加筹码。


"Okay,DEAL!"Kasper 恶狠狠咬了几下后槽牙,糖黏在牙齿上面,怪难受的。


之后一段时间里,Kasper 在私人ins里依旧会时不时发一些食物的照片,只不过较之以往的各种英式美味,内容变成了鸡蛋白,各种蔬菜汁还有一看就令人丧失食欲的水煮鸡胸肉。时不时餐盘上会多半块奶糖,有人猜测这糖是被人半路截胡了,明显上面一排牙印。


有时候他心情好还会偷拍一张穿围裙做饭的Simon 放在ins上面。